王安忆莫言毕飞宇刘震云搭配

2020年06月02日 • 中医新闻 • 阅读 0

王安忆、莫言、毕飞宇、刘震云,4位茅盾文学奖得主昨天下午齐聚上海书展,对谈“文学创作与阅读生活”,围绕阅读、写作与生活等话题进行交流。4位作

王安忆、莫言、毕飞宇、刘震云,4位茅盾文学奖得主昨天下午齐聚上海书展,对谈“文学创作与阅读生活”,围绕阅读、写作与生活等话题进行交流。4位作家都是职业阅读者,这并不是一个阅读的好时代,但阅读本身作为人类的基本生活方式不会丧失。他们四人都是职业作家,他们还在坚持纸笔写作,但写作的方式已经在改变,他们无法抗拒。

4位茅盾文学奖得主的对话是今年“书香·上海之夏”系列活动之一,活动由主持人曹可凡主持,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做评论。昨天,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三楼的报告厅挤满了500多名读者,走道上、主席台下面的空地也都被读者占据。昨天对话的主题是“文学创作与阅读生活”,莫言和王安忆老老实实地就这两个话题谈自己的阅读、写作经验,而刘震云主要讲了自己如何为小说起名字,毕飞宇还沉浸在刚刚结束的奥运会,向读者介绍了自己的观奥经验。到了提问阶段,读者一直在争抢发言机会,讲述自己的阅读经验,这让主持人曹可凡头痛不已。

“别人如果不会阅读,我会可怜他”

昨天,4位茅盾文学奖得主对话的主题是“文学创作与阅读生活”,对于阅读,4位作家都有各自的经验。对莫言来说,阅读“既是愉快的事情,也是痛苦的事情。阅读好书肯定是愉快的体验,阅读不愿意读、但是又必须读的书是很痛苦的事情。读小书、闲书比较愉快,读有用的书比较痛苦。我想,现在孩子们讲读书大多会说 烦死了 。因为他们读的书是他们不太愿意读的书,比如数理化,一般的孩子不愿意去读,那读了也没有用,这是我们生活中的无数遗憾之一”。所以,愉悦的阅读体验来自自由的选择,可是书多了之后反而无从选择,“后来书越来越多,阅读的快感反而越来越小;书越来越多,读书越来越少。”

王安忆是当代作家中阅读量非常大的一位,对于日常的阅读生活,她说:“我每天的时间比较多。我每天写一两千字就很满意,余下的时间都在阅读。我有非常顽固的阅读习惯,有一点癖好就是一定要纸质的。对于我来说,阅读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我说不出什么能够吸引人们阅读,但是我有时候也觉得,因为自己会阅读,而别人如果不会阅读,我会可怜他。阅读是那么丰富的享受。”可是在这样一个物质和娱乐丰富的时代,确实很难形成良好的阅读习惯,王安忆说:“我们那个年代物质不像今天那么丰富,娱乐方式也很单调,我的阅读习惯和当时生活背景有关系,今天要培养阅读习惯确实不那么容易。没有任何的娱乐对我来讲可以代替阅读。”当王安忆做这样一个阅读习惯比较的时候,其实有那么一些无奈。

当莫言和王安忆都在叹息这个不太好的阅读时代的时候,作为评论者的复俄罗斯轰炸机飞近英国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则认为这只是阅读方式的变化。“很多人都在说现在阅读越来越少,中国这个民族开始丧失了阅读的能力,其实我一家由亚洲500强公司设立的基金正在投资项目觉得阅读能力不会丧失。现在的孩子阅读方式改变了,他们拿了手机也在阅读,上网也在阅读,至于阅读什么,我们可以讨论,但是阅读本身作为人类的基本生活方式不会丧失。当我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对阅读是充满了信心。只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变了。”陈思和说。[NextPage]

“大部分作家都是在为少数作家做铺垫”

在莫言的发言中,他认为其实真不需要那么多书,只要有100多本经典就完全能满足读书需要,“那我们这些作家还干什么?”莫言说,“但是人就是在做一些无奈的事情,明知道我写的书没有多大的意义和价值,但是还是要写;明知道迈不过去,还要一次一次迈。这既是人的伟大之处,也是人的无奈之处。因为有100个这样的作家都在写,也许其中就有一个人真的写出了一部超越自我的作品。事实是,大部分作家都是在为少数作家做铺垫,在烘托他们,在抬高他们,在激励他们。所以,我存在的价值就是激励在座的这几位作家努力写作。”

当莫言在感慨作家的写作其实在为别人垫脚的时候,王安忆谈到的是写作方式的改变,“工具有时候会改变写作本质 比如在电脑上写作。我们现在还看不出这种转变。在电脑上写作速度会很快,但会变得粗糙,但我现在又很难预料将来怎么样。影响到阅读,在屏幕上阅读也会改变阅读的实质。我觉得我们都处在一个变革的时候,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周期,面对这样的周期人类是不能抗拒的。每一种艺术有一种形式,形式最后会决定艺术的性质。我也喜欢看电影,今天电影其实在衰落,但是不要紧,又会有新的东西代替它,比如电视剧。可很多年之后,小说可能也没有人看了。”王安忆说,她最近看的电视剧是《借枪》。

莫言也还在用纸笔写作,他说一拿起纸笔就能进入写作的状态,“用纸笔写作有成就感,写完放在那边,每天一数20张 很有成就感,写几个月就有一大摞,自己双手抚摸着心里面就有种幸福感。”“我碰到很多年轻作家,他们已经熟练了手跟键盘的关系,就跟我们手跟纸笔的关系一样。在快速变化的时代,写作的多样化,写作方式的多样化,写作类型的多样化,文学类型的多样化,我觉得都没有必要改变,这就是这个时代。”

“微博是一种大众写作”

当4位茅盾文学奖得主在台上对话的时候,他们的图像和发言都被微博实时直播着。不用纸笔写作的莫言在网络上开了微博账号,一年多写了几百条,看到网友的即时反应也会有虚荣感。“如果把写微博和写博客都算作写作,大家都在写作,这种群体性的基础肯定会产生高手。没有必要对此担忧,因为我们20多岁出来的时候,老一辈人对我们也有忧虑,结果证明我们也没走到死胡同里。”莫言说。

莫言把微博与写作联系起来,而毕飞宇认为不如把两者拆开来考虑。

毕飞宇说,微博是一种大众写作,棉农更有自己的考量。 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家金融机构交易室里他是大众写作的支持者,“全民写作让更多人拥有了发言的权利,这个对中国人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当全民写作来到的时候,我永远要欢呼,虽然我们没有获得更多的空间。但是,当全民写作失去,只留下几个精英在写作的时候,那一定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生活。”毕飞宇说,“无论微博给我们带来多少负面的影响,我始终坚定不移地支持全民写作。”

(编辑:符素影)

月经不调哪些症状
经期延长可以吃点什么
优卡丹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吃多久
哪种他达拉非可饮酒服用
泰安白斑疯医院
廊坊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