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与魔女第六十三章你真的做好决定了么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0

梦境与魔女第六十三章你真的做好决定了么营养

梦境与魔女 第六十三章·你真的做好决定了么

“呼呼……”

靠在椅背上的林珏,大口喘着粗气,许久之后,他才用他那惊魂未定的神情观察着四周。

看着周边这熟悉的景物,看着面前桌上放置的空白纸张,林珏沉重的呼了一口气,放松下来。

“天呐,太可怕了。”

就在前一刻,刚刚经历了一次诅咒之力侵蚀的林珏,眼看着身边平静的景象,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就是诅咒之力么?”

那将人冻成冰雕的诅咒之力,伴随着一场暴风雪而出现,除去暴风雪,却没有任何征兆。甚至一开始,林珏都只是以为,这不过只是一场单纯的暴雪,直到……身边的人,一个个全身上下开始被冰霜覆盖,林珏才明白过来,那骤然而起的暴雪,就是灾难降临的预兆。

虽然听说过,亲眼见过,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林珏绝对无法想象,这是一种如何令人绝望的力量。

从脚上开始,冰霜从地面顺着肢体渐渐向上覆盖,一旦被冰霜覆盖到的地方,就会完全失去知觉。冰霜覆盖的速度很快,就如同流水一般,在体表之上流动,顺着双腿来到身体之上,顺着腰腹,向胸膛进发,最后向着头部,只要被冰霜覆盖到的地方,立马就变成了冰雕。

如果仅仅只是失去知觉,林珏或许还不至于恐惧成这样。

当冰霜覆盖到了鼻子上的时候,最痛苦的经历开始了。

纵然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但是鼻子仍在呼吸着。不论林珏怎样挣扎,但是毫无作用,整个鼻子,就如同处在真空环境中一般,拼命的想要呼吸,但偏偏无论怎么做都无济于事,就如同一个溺水者,被侵在水中,想要呼吸,却怎么也无法做到这最平常的事情。

在窒息的同时,林珏拼命挣扎着,下意识的想要挥舞四肢,但是他发现,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

林珏曾想过,或许在这样窒息的情况下,没有几分钟,自己或许就解脱了,毕竟一个人,如果没有氧气的供给,又能支撑多久?

可是,事与愿违,仿佛自己的身体结构已被完全改变,纵然在这样窒息的环境下,林珏依旧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没有任何氧气,但是他仍旧痛苦支撑了数个小时的时间。

突然脱离冰霜的束缚,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过了许久,他才平缓过来。

林珏将目光投向那张空白纸张,纸张似乎知道林珏想要问什么,还没等他提笔提问,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之前在模拟梦境里,你的呼吸停止了十秒的时间,所以强行将你从梦境里剥离出来。”

林珏静静的躺在椅子上,仰着脑袋,用胳膊捂着眼睛,喃喃道:“菲妮克丝离开了,结果遭到诅咒之力侵蚀的,却是整个凤凰城的军民。”

“有没有办法,既能保全凤凰城,又能保证菲妮克丝不受伤害的呢?”

思索片刻,林珏轻轻叹了口气,提笔在纸张上再次写道:“让我再来一次。”

伴随着星空画卷形成的漩涡再次旋转,林珏也再次进入了模拟梦境之中。

再次回到这个时间点之上的林珏,这次做出的决定,则是静静等待丛林妖精大军攻城,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凤凰城准备了大量的物资,待第一次防守作战结束,赶走菲妮克丝之后,所有人一同撤离凤凰城。

一万余人组成的队伍在雪原中缓缓前进,极北之处的冬天,在这个基础物资匮乏的时代,每天都会有数十人,上百人不等,坚持不住而倒在雪原之上,永远的离开了世间。

为了快速行军,队伍携带的,更多的是食物和水,没有封闭的屋子,没有温暖的炭火,鲜少有人能坚持下去。

每天都有人丧生,每一个在身边倒下的人,都极大的打击着队伍的士气。

“坚持住,很快就到下一个城市了,只要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林珏每天都在给大家鼓着劲儿,同时也给自己鼓着劲儿,从小在城市当中长大的林珏,这样的长途跋涉,或许不是第一次,但是在冰天雪地中的长途跋涉,这是第一次。

每当有一个人丧生,林珏的心也会突然被揪起来。他自己也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与日俱增的巨大压力而突然崩溃。

凤凰城的军民们也是同样,奥兰特王国的民众,都是从小生长在沙漠中的,戈壁中的冬天或许依然寒冷,但是比起雪原之上,却又好了太多。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南迁的队伍,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共路过了三座城市,但是令人绝望的是,三座城市中的居民,全部都已被诅咒之力给侵蚀了。

诅咒之力,或许侵蚀的并非是民众本身,而是民众所处的范围,林珏甚至想过,要不要随便找一座城市,或者村庄,进入其中,勉力度过这个冬天。但是,不论是谁,只要踏进被诅咒的城市之中,立马就会变成一座冰雕。

这一次的凤凰城军民,并没有死于诅咒之力,而是死于冰原之上恶劣的天气。

伴随着时间的行进,林珏变得越来越绝望,每天都有人死,从最开始的几个人,几十人,几百人,到了最后,每天萦绕在林珏耳边的数字,变成了上千人。

渐渐地,或许队伍仍旧没有完全崩溃,但是林珏却崩溃了。当一场足以致死的高烧过后,林珏再次脱离了这个模拟梦境。

“数万人的生命,与小凤凰的生命。或者说,这不过是自私与否的抉择。”

“按照我的本心,自然是希望这个可爱的女孩儿活下去。可是……唉……”

林珏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纸张,心中五味杂陈,泪水,一滴滴的从脸颊之上滑落,落在纸张之上。

沉默良久,林珏提起炭笔,在纸张上写道:“有没有办法,让我忘了这一切?”

当他的字迹消失之后,纸张却迟迟没有回应。

许久之后,一行字迹才在纸张之上显现。

“做好决定了么?”

“是的。”

当字迹消失之后,林珏静静的盯着纸张,不知不觉中,他昏倒在了桌上。

“哥哥,哥哥快醒醒。”

被林悦叫醒之后的林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空白纸张,他总觉得自己心里涌现出一股莫名的难受。

“我这是怎么了?”

“啪嗒——”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林珏愣住了。

他流泪了,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这张泛黄的纸张上面。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流泪,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些难受,莫名的难受。

林珏想止住这莫名流出的眼泪,但是毫无效果,眼泪依旧一颗颗,啪嗒啪嗒的滴落在纸张之上,泛黄的纸张,在泪水的浸湿下,有一大片地方,显现出深灰色。

“吓!哥哥,你没事儿吧?你怎么哭了?”林悦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方帕,却非常平缓的给林珏擦拭着眼泪。

林珏轻轻抓住林悦的手腕,勉力挤出一股笑容,道:“妹妹,我没事儿,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有些累吧。”

林悦俏脸通红,目光四处乱转,她急忙说道:“哥哥,你要不要吃点什么?说我去给你准备?”

林珏将林悦的手腕轻轻放开,笑道:“不用了,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待会儿吧。”

闻言,林悦神情黯然,轻声说道:“那哥哥你好好休息,我就在门外等着,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喊我就好。”

林珏微笑道:“好。”

待林悦离开房屋,林珏再次用呆滞的目光,望向胳膊底下那张泛黄的纸张。

“可是,我究竟把什么给忘了呢?如果是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

雪原之中,借助着月光的照明,林珏看着这个往常如火焰般靓丽夺目的女孩儿,懵住了,他轻轻的蹲下身子,将其揽入怀中,轻抚着她的脸颊。

现在的菲妮克丝浑身冰冷,以往红润白皙的肌肤,现在只剩下发青的苍白。原本光滑如缎的肌肤,此时却是伤痕累累,像是一张白纸被火焰烧灼,又像是皮肤溃烂开来,细嫩的血肉纷纷外翻,伤痕遍布全身上下。

“啊!是凤凰小姐姐,她……她这是怎么了?”

林悦用自己的小手捂住嘴巴,惊呼道。

林珏的眼角,泪光闪动,一抹滚烫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菲妮克丝的脸颊上,滴落上去的瞬间,泪珠就像是接触到冰块一般,冒出一缕轻烟,发出轻轻的嗤响,瞬间消失不见。

“小凤凰,她……”

林珏猛地将她紧紧的抱住,失声痛哭。

“她死了!”

林悦被吓得直接坐在了雪地之上,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怎……么会……”

林珏轻轻地啜泣着。

“呵,这一幕,我不是早就见过了么?”

是啊,这一幕,自己不就早就见过了么?被冰雪覆盖,失去意识之后的这一段时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林珏早就见过,早在接近两个月以前他就见过了。

看着伤痕累累的菲妮克丝,林珏终于想起来了,想起来一份被他刻意抹除掉的记忆。

朗圣丹媚有副作用吗
西宁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银川治疗妇科费用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