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紫血圣皇第51章把酒问青天

2020年09月17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紫血圣皇 第51章,把酒问青天“由繁至简,他竟理解到了这一步!”逐月帝尊望着棋盘脸上微惊。他的是用刀的大师,能够在刀法上胜过他的屈

紫血圣皇 第51章,把酒问青天

“由繁至简,他竟理解到了这一步!”逐月帝尊望着棋盘脸上微惊。

他的是用刀的大师,能够在刀法上胜过他的屈指可数,自然看得出秦墨这一刀的不简单之处。

无论是拔刀还是挥手,以及最后的砍,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连贯的像是经过了千锤百炼。

这一刀让逐月帝尊想到了他那个不孝的儿子陆均破,虽然沿袭了逐月部落的刀法,却是另辟蹊跷,开创了完全不同于逐月刀法的霸王神刀。

但是,逐月帝尊很清楚,霸王神刀最大的缺点,就在于其本身的霸道,一旦对手比其更加霸道时,霸王神刀所有刀意便会土崩瓦解。

秦墨的动作看似十分简单,可实际上却透着比蒋龙飞刀意更可怕的霸道,在那惊天的一刀面前,秦墨面不改色的握着刀,面对恐怖的刀意,他依旧挥动着刀,这霸道是蒋龙飞的刀气无法阻止的。

所以,在秦墨唤出他的刀时,蒋龙飞就败了,而且是败的彻底,因为秦墨的霸道,可以让他在蒋龙飞的刀域中横行自如,不能碾压对手的霸刀,又何谈霸道?

果然,当秦墨刀劈出时,正中蒋龙飞那把百丈大刀的虚影,只听“锵”的一声巨响,虚空震颤,如湖面一般,溅起一圈涟漪。

那声音更是震的观看的锤石族人面色惨白,修为不济着直接吐血昏死过去,即便来道贺的一众强者,也惊颤了。,谢谢!

“轰”的一声巨响。

那由刀气凝聚而成的百丈大刀,被秦墨手中才三丈屠神,劈的碎裂,四散的刀气皆是避过秦墨的身躯。

“噗”的一口逆血吐出,蒋龙飞面色苍白,然而秦墨的这一刀却并未结束。

他从地上跃起时,目标可不是那刀气凝聚的大刀,而是站在他的对面的蒋龙飞。

没有惊天的气息露出,他只是顺手把刀猛的劈了去,然后人与刀合二为一,朝蒋龙飞斩了去。

蒋龙飞有些不可思议,显然是不相信秦墨竟然能够如此破掉他的霸刀,但面对这一刀落时,他却突然冷静了来。

这时候他的头顶突然闪现出一轮明月,霸道的刀意内敛了起来,他握着刀在身前一横,目光冷峻的盯着秦墨。

“锵”的一声巨响。

屠神斩在了盖世王刀上,虚空波澜起伏,碰撞的声音震耳欲聋,蒋龙飞却只是双脚深陷到土里,并未受到严重的冲击。

这一幕,让远在逐月部落的萧漠一怔,看向了逐月帝尊,显然没想到这么一出。

“老夫曾劝阻过龙飞不要一味的只修霸刀,而是兼修逐月刀法,将霸刀的缺陷补全,从而更加强大。”逐月帝尊笑着道,“今日看来,他到是没有让我失望。”

秦墨望着眼前的蒋龙飞,抽回屠神,又是数刀斩了去,只听到“锵锵锵”的一阵阵尖鸣,虚空震颤,却发现屠神根本无法斩到蒋龙飞分毫。

他的刀,化攻为守,竟然没有了丝毫的破绽,圆满的就像是他头顶的那一轮明月。

“逐月刀法,原来他不止修了霸刀!”大智圣王微微惊讶,人们一直以为蒋龙飞只会霸刀,却没想到他竟然还修了号称无缺的逐月刀法。

逐月刀法并不是简单的防守刀法,而是防守中进攻的刀法,只要施展开来,号称同级别无人可破。

不过,蒋龙飞显然不仅仅只是防守,在短暂的惊讶后,迅速平复了心境,以逐月刀法为主,以霸刀为辅,攻伐着秦墨。

猝不及防的秦墨,在惊讶之中,竟然完全被蒋龙飞压制了起来,不过他很快便适应了蒋龙飞这种古怪的刀法。

两人大战数百个回合后,退开了数千丈,目不转睛的望着对方,蒋龙飞眼底十分惊骇,而秦墨眼中却只有平静。

“原来,这就是你的一刀啊。”秦墨讽刺道,“输了不认账,我就不怪你了,不过,你这刀法实在不伦不类。”

蒋龙飞一听,气的脸色铁青,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之前他说了,秦墨只要接他这一刀,便算秦墨赢了。

而秦墨不单单接了他这一刀,更是直接以更霸道的刀法,破了他这一刀,胜负早已分出。

对于蒋龙飞耍赖到底的行为,一旁的强者自然不屑,却并未说话。

沉默半饷,蒋龙飞却冷笑道:“有本事,你就破了本尊的刀法,没本事就别在这里瞎咧咧。”

“也好。”秦墨提着刀,一步步的走向了蒋龙飞,“你刚才出了一刀,我也只出一刀,若是破不了你这不伦不类的刀法,便算我输,决不食言!”

“狂妄!”蒋龙飞怒斥道。

逐月部落,听到秦墨的话,逐月帝尊也不由皱起眉头,道:“老夫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一刀破了本帝的逐月刀法!”

萧漠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逐月刀法号称无缺,自然有其道理,秦墨想用一刀破去,实在托大了一些。

秦墨没有多言,自储物囊内,取出了一壶酒,“咕咕”的饮了数口,一边走,一边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到此处,秦墨停了来,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有些醉意,“高处不胜寒呀。”

众人不知秦墨念的是什么诗,但听着却是另有一番惆怅在心中,恨不得上去与秦墨对饮一番。

蒋龙飞有些迷惑,不知秦墨在搞什么鬼,但他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秦墨手中的刀,此时竟然透着一股令他生寒的刀意。

“高处不胜寒呀,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秦墨继续走,一边走一边念,但他的身体却歪歪斜斜,像是喝醉了一般,“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大智圣王突然凝重了起来,看着秦墨,看着那把刀,看着随时都有可能倒,却怎么都没倒的身影。

逐月部落,萧漠站了起来,破虚镜本无法感受到意,可此时他却从镜子中的秦墨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奇妙的意境。

就如同他念的诗,看似只是寄托了简单的悲欢离合与哀思,却又透着至高无上的大道,好像随着诗而动,飞向了那琼楼玉宇。

同一时间,逐月帝尊也站了起来,身为帝尊,他自然能够感受到这诗中的意境,更能够感受到秦墨在这诗中要表达的那种意。

他这个年纪,本不应该有这种意的存在,这是历经了无数磨难,经历了岁月蹉跎,人世间无尽的悲苦,才能够拥有的意境啊。

秦墨当然没有这种意境,他只是用这首故乡的诗,寄托对故乡的思念,对故乡那些人的眷恋。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到这里,秦墨顿了来,突然稳住了身体,收起了酒壶,抬起了他的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手起便是刀落,但这一刻所有人都思绪,都沉浸在诗中,他们的目光,都随着刀而劈落。

蒋龙飞目光呆滞,他只是意识的抬起刀去格挡秦墨这一刀。

秦墨有些醉了,他的人醉了,刀也醉了,但他的硬件更傻瓜化懒人化意没有醉,这一刀斩在了盖世王刀之上,没有恐怖的刀气,也没有惊天的景象。

但他劈落时,却充满了力量,盖世王刀的霸道消失了,像是随着这诗一般,陷入了迷醉之中。

“砰”的一声。

蒋龙飞头顶的明月粉碎,手中的刀脱手而出,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秦墨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可能!”蒋龙飞这才回过神来,却是满身的冷汗,眼中更是无比恐惧,他感受到了刀中的杀意。

“你输了。”秦墨淡淡的说完,收起了刀,转身走向了部落,“十年之后,我会亲自去逐月部落,领教真正的逐月刀法。”

“你站住!”蒋龙飞清醒了过来,“你耍诈,用幻术迷惑了本尊,这一局不算!”

围观的强者都不屑的看着蒋龙飞,显然没想到,他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秦墨回过头,可怜的看着他,正要说什么,就在此时,虚空突然洞开了一道门户,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输了不要紧,就怕输不起,给本帝滚回来!”

蒋龙飞身体颤抖了,有些不甘心,但最终还是转身,往虚空楼船而去。

“好一个把酒问青天,本帝很期待十年之后,你来领教本帝的逐月刀法!”门户中再次传来那道声音,众人都是惊讶,连秦墨也微微动容。

这其所占比例的增加也将更好地推动固态照明(SSL)的能源节约。声音的主人,显然就是那位逐月帝尊了。

不等秦墨开口说话,门户关闭,那威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墨,你我至尊古路再战,本尊等着你!”蒋龙飞站在楼船上不甘心的喊道,随即撕裂虚空而去。

秦墨摇了摇头,却并不在意,因为蒋龙飞这一辈子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要比霸道,又有什么刀法,能够比得上神魔刀法中的“地狱十方俱灭”?

他今日只是稍微动用了这一刀的意,便轻松的破了蒋龙飞的霸刀,最后一刀也是用了这刀意,配合着彼岸之意,破了无缺的逐月刀法。

人们的彼岸,在此岸,而他的彼岸,却是遥远的故乡。

ps: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愿大家中秋节快乐,今天的爆发不会少。



保定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餐后血糖正常值
三明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